一小碗猫(´▽`ʃƪ)

他在闪闪发光——

日常放飞自我的小号(主瑞金)是金厨!金他最可爱了!
可能会更新:瑞金 喻黄 轰出
一定不会更新(雷点):嘉瑞嘉,轰爆轰
不定期删文 重度自我否定患者
黄少天深度中毒中——

【瑞金】喂,格瑞呀

*放飞自我
*小甜饼   开窍金xddd

   “格瑞!”金远远地跑来,“谢谢你出来陪我挑礼物!”

   格瑞走近了他,才发现金的双脸已经冻得有些发红,发顶沾了些晶莹的雪花,格瑞忍住了用手挑下去的冲动。

   “金,你头上有雪花。”格瑞指了指。

   “什么?在哪里?”金用手胡乱扒拉了几下,然而即使已经把头发扒拉的不成样子,那片雪花也坚强地挺立在原位。

   看到格瑞的眼神,金就知道自己一定还顶着雪花。

   “喂,格瑞,帮个忙嘛。”金顶着乱糟糟的金发,又指了指自己的头顶。

   格瑞无奈、又像做过很多次一般,轻轻的捏住了雪花,看着它在自己掌心化成一滩雪水,又用另一只手理了理金的头发。

   为什么会这么熟练——

   “因为我们是朋友嘛!”

  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金和格瑞就总是待在一起。

   所以帮个忙什么的,好像也没有什么。

   “喂,格瑞,来一下嘛。”比如,帮金修好坏掉的水龙头——毕竟金就住在自己楼上,这也是为了自己。

   “喂,格瑞,拜托你啦。”比如,帮金买上他最喜欢的叉烧包——顺路而已。

   “喂,格瑞,我可是完全靠你了…”比如,在金又一次熬夜写完稿子后去照顾他,收拾房间,做好饭,在旁边的椅子上坐着看书,等着金醒来——怎么了,邻居之间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?

   而这一次,是金拜托格瑞陪自己一起挑给姐姐秋的生日礼物。这也很正常,秋可是看着金和格瑞一起长大的呢。

   买好了礼物,金却还不想离开。

   “格瑞呀,不是说快到情人节了吗。我想买份礼物。”金抿了抿嘴,小声道。
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  “我想表白呀。”金鼓起了腮帮。

   “表白?”一时间,格瑞只能重复这个词。

   “是啊,所以我才要问问格瑞,挑什么礼物合适。”金用力点头。

   “金,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。”格瑞悄悄攥紧了拳头,心里一瞬间百味杂陈。

   “为什么?明明什么问题只要问格瑞就好了呀。”金上前一步。

   “不,我并不知道你喜欢的是谁。这种事,你必须要了解你喜欢的人才行。”格瑞垂下眼,只怕他再说下去,就会忍不住将喜欢别人的金变成自己的。

    “可是,”金有些苦恼,他看到格瑞不再看自己,又道,“这种事,本人才是最了解的吧。”

   “嗯。”格瑞只能答出一个气音。

   “所以你可以直接问她。”格瑞的心里在叫嚣着让金远离她,但还是给出了答案。

   “喂,格瑞。”金点了点格瑞的肩膀。

   “什么?”

   “所以我来问你了呀。”

   “…什么?”

   “你喜欢什么礼物,我喜欢——”金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堵住了嘴巴。

    格瑞微微弯下身,吻住了自己曾幻想过无数次的人。

   他曾经梦见过无数次的场景,竟然真的在此时发生了。

   梦里的金发少年笑着对他说——

   “喂,格瑞,我喜欢你呀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8)